原创dejavu02-05 02:21
作者:Original 彼岸花

摘要: 做一个好的东西,需要时间,需要沉淀,需要专注,需要坚定更需要认真的态度。

题图来自网络。


在这忽冷忽热寒暖交错的春季,四月,悄然而至。东京的樱花盛开虽比往年稍晚了些,却丝毫未损半分姿色,反而让爱它的人更懂得了迫不及待的心情。赏樱名所比如上野公园,比如目黑川一河两岸,都早已围满了爱樱赏樱之人,大人,小孩,老者,年轻人,络绎不绝,可谓一派朝气蓬勃的春之景象。

 

四月初的一天,我坐在代官山HILLS SIDE一个隐蔽的日式茶寮里。窗外是传统的日式庭院,不算大,但据说仅在这里便可以毫无遗憾地感受日本的四季。放眼望去,郁郁葱葱的树环绕着小湖,五重塔的顶部从树丛里伸出来,像是浮在树丛中。湖边是小桥和绿色小道连接着,一年四季都能听到咕噜咕噜的流水声,欢快的鸟叫声,为整个庭院增添了几分灵气。此刻外面正淅淅沥沥地下着小雨,一片寂静。樱花尚未满开,只见花苞正羞涩地吸允着大自然的雨水,又像是在祈祷等待着雨停回暖,等待着自己一年中最灿烂的绽放。

 

这个日式茶寮分两边,向左为茶道室“山中湖”,向右为怀石料理店“日月庵”。此刻我正坐在“日月庵”的“一期一会”包厢里,等待着花房先生的到来。花房先生是传统和式家具的匠人,常年在纽约,经营着倾其一生心血和热爱的和式家具店。家具店已有40年的历史,颇受好莱坞明星们以及各类艺术家的青睐。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关于他与他的匠人团队的采访视频,为他对传统日式美的不懈追求,为他的匠人精神,为他所诠释的“日本の心”感动万分。于是,从去年开始拜托朋友的各番辗转介绍,好不容易才等到他回国,约上见面。正午一刻,花房先生出现了。正如视频里的他一样,70多岁花白的头发和胡子,依然光彩照人,和蔼可亲却藏不住他的匠人和艺术家气质。我们寒暄后便开始了交谈。

 

原来这家名为“日月庵”的店主是他多年的好友,也是这里的料理长。“日月庵”一如花房先生的家具店,已有几十年的历史,一如既往地提供传统高级怀石料理,每日限量供应,食材全由店主亲手挑选,几个弟子合作调配。给客人上的每一道菜,都经过店主的巧心设计和精心烹制。店面不大,共有5个包厢,最大的能容纳10人,来这里的客人大都是老顾客。

 

“您回来的这几天都刚好赶上下雨,外出不方便,什么也看不了,好可惜吧,”我看了一眼窗外的雨,真心可惜地说了一句。“完全不会。如果我一直住在这里,那我可能不太会刻意去欣赏雨天。雨天里的日本自有另一番韵味,空空的寺庙和神社,寂静的庭院,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回来我还感受不到呢,”他一边回应着我的话,一边小酌了一口手中的樱酒,眼神转向了窗外。这个时候,女侍应给我们送上了“煮物”。估计是天气稍凉的缘故,店主特意给我们先上了暖胃的“煮物”。“今天我们给两位呈上的怀石名为‘会樱乐’,每一道菜或是直接用樱花点缀,或是从色彩上从形状上又或是从味道上让两位充分感受樱花与怀石的完美融合,请尽情享用,”穿着一身素雅和服的女侍应一边给我们端上碗一边介绍说。确实,拿起碗盖,几朵樱花模样的小小豆制品映入眼帘,汤里是当季的银鱼混杂着少许“旬之野菜”,碗的模样自然是印着樱花的。

 

“我想听听你怎么看日本人的赏樱文化?”他用勺子轻轻地舀起那几朵小樱花,再慢慢地送进口中,停了几秒后然后向我问道。我思索了一下,说道:“我感觉日本人是真的从心底里热爱樱花,憧憬樱花,只是很多时候大家聚在樱花树下更多地在享受酒了,少了一份‘花见时只见花’的专注。当然,把酒言欢自然也是赏樱的一大乐趣。”他接着我的话说,“嗯,少了一份‘花见时只见花’的专注,你说得对。日本人对樱花的感情很复杂。对樱花绽放的美丽充满了热爱和憧憬,这是比较随和的心情。但同时对樱花的飘落散去,却是怀着肃然起敬的心情,一种接近庄严的仪式感。一方面是对努力绽放后悄然逝去的短暂生命的惋惜,一方面是源自对武士道精神的敬重,樱花的一生正如武士的一生,庄重地忠诚地绽放后毫不犹豫地结束自己的生命。对日本人来说,樱花就是如此特别的存在”,“所以我们才会对樱花如此着迷。樱花季的怀石料理,自然也是庄重的,既有细腻的赏樱惜樱敬樱的心情,也有怀石‘一期一会’的禅意。”

 

在我们聊天的过程中,女侍应一边留意着我们的进度,一边给我们上了“八寸”和“烤物”。所谓“八寸”,是为用杉木制成的八寸(24cm)托盘的命名,也是这道料理的名称,一般是一种寿司与几种菜的拼盘。这次有蕨菜,芦笋,蘑菇,芋头,鲔鱼寿司,虾与乌贼。带着枝叶的樱花靠着寿司,那表情恰似从旁边的野菜丛中伸展出来刚好遇上了春天的喜悦。“花房先生刚才描述的,我想我已经在这盘八寸里感受到了,”我面带微笑地看着他说,内心尚未至于肃然起敬,却是充满了喜悦和庄重的仪式感。

 

“花房先生一直坚持做和式家具,拒绝用机器生产,与您的匠人弟子们一同坚持着传统的不用任何螺钉只利用木与木之间接口的契合的做法,想必您内心对这种传统的美和智慧也是有着像对樱花的肃然起敬以及对怀石料理的庄严仪式感的心情吧,”在我们继续品尝着这份樱花和怀石带来的喜悦的同时,我把话题转到了和式家具上。花房先生停下了手中的筷子。他的表情不能只用慈祥来形容,因为在我眼里他并非只是一位值得尊重的老者,更是一位艺术家,生活的智者,“说起来倒不全是你说的那两种复杂的心情。更多的是对日本的传统美的认同,对传统的日本木建筑及木家具制作时遵循大自然敬重大自然的智慧的认同,对物与物之间纯粹的契合的认同,这种认同已经在我身上升华为一种对生活的认识---世俗认为的最牢固并非绝对的牢固,我们终究要与自然和平相处,”这些对于我来说非常深刻的话,他却像丝毫不需思考总结,就这么自然地道了出来,“其实,无论是樱花,怀石料理,还是和式家具,都有相通的地方。它们都是表达‘日本传统美,日本心’的载体,同时也是匠人精神世界的不同表现形式”。

 

谈话间,生鱼片以及用当季春笋蒸制的“旬御饭”已被悄然呈上。席间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倾听,中间只做一些应和及提问。这是花房先生独特的魄力,他有一种让人欲割舍周围一切客观环境只为静静倾听他的魄力,或者说是引力。“做一个好的东西,需要时间,需要沉淀,需要专注,需要坚定更需要认真的态度。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敬重自然,顺应自然。这样,生活自然会多一些纯粹。专注与纯粹让人快乐,至少于我如此,”他吃一口散发着笋香的饭继续说道,这怀石啊,还是日月庵的好。

 

我意识到,今天,我不仅经历了一场视觉与味觉的盛宴,同时也经历了一场深刻的精神洗礼,一次对美对生活的愉快探寻之旅。

 

餐后甜点是樱花叶包裹的樱花和裹子以及抹茶。此时,店主坂长先生过来亲切地问候,“希望两位尽情享受了我们的‘会樱乐’,花房先生是我的亲友,每次回国总会过来坐坐,聊日常,聊日本,也聊纽约。这次多了一位新的朋友,我感到非常高兴和荣幸”。“哪里的话,能身在如此美好的空间,享受坂长先生非一般的怀石料理,与花房先生畅谈,实属我人生的一大幸事,”我谦恭地起身鞠躬敬意。

 

  花房先生下周便启程回纽约,我们约好了下一次我们约在纽约,就在他的和式家具店里。可是,其实我们都不知道,下一次将会是什么时候。只是,我们并没有因此而感伤,因为,“一期一会”早已在我们的心里留下了余香。


(此文半属虚构。如对花房先生或和式家具感兴趣,可尝试搜索“ MIYA SHOJI”或点击http://www.miyashoji.com/ )